央廣網4月19日消息(記者李悅)德國和日本近日首次舉行“2+2”會談。兩國就所謂“印太地區”的自由貿易和安全挑戰展開討論,并就德國軍艦停靠日本港口事宜進行溝通。那么,德日舉行“2+2”會談目的何在?德國布局“印太”的考量與美國有哪些不同?相關話題,軍事觀察員滕建群為您深入解析。

日本與德國遠程舉行“2+2”會議(圖源:日媒)

  此前,日本已經與歐洲的法國、英國建立了外長防長“2+2”會談機制。據報道,德日此次“2+2”會談是二戰后兩國首次舉行的此類會談,改變了戰后雙方在防務領域保持距離的姿態。軍事觀察員滕建群分析,德日兩國企圖通過“2+2”會談提升各自的地區影響力。

  滕建群:最近,日本分別與法國、英國建立了“2+2”會談機制。對于日本來說,舉行外長防長的“2+2”會談,是目前日本在國際上發揮作用或者顯示存在的重要途徑和手段。日本想通過外長防長“2+2”會談,把影響拓展到亞太地區,拓展到歐洲地區,甚至拓展到世界各地。現在,日本積極與德國舉行外長防長“2+2”會談,也是日本為擴大自身地區影響力的一個主要考慮。

  從德國來說,它最近幾年也在隨波逐流。比如去年9月份,它跟著美國提出了德國版的“印太戰略”,把它的戰略重點放在了亞太地區。可見,日德兩國都希望能夠在“印太事務”“亞太事務”當中,發揮自己的作用、顯示自己的存在。現在,不論是美國,還是日本、德國,頻繁地發起這樣和那樣的“2+2”對話,其實并不是為亞太地區著想,而是在本國利益的驅動下做出的選擇。

資料圖:德國海軍F125型護衛艦 (環球網)

  報道稱,德日雙方還將在“2+2”會談中討論德國軍艦停泊日本港口,并與日本自衛隊展開聯合軍演的相關事宜。此外,朝核問題、半島局勢等區域性議題,也可能被納入會談討論范圍。

  軍事觀察員滕建群指出,德日兩國此次會談將重點圍繞“印太地區”安全和經貿關系展開,在東北亞局勢等問題上德國并不具備插手的能力。

  滕建群:此次德日外長防長“2+2”會談,主要內容可能集中在兩個方面:一個是地區安全,特別是“印太地區”的安全;另一個是雙方之間的貿易往來。德日作為兩個比較發達的經濟體,加強經貿領域的合作,不但可以拓展雙方在經貿領域的關系,而且還會進一步強化德日兩國在技術、金融、貿易等方面一些具體的合作力度。

  隨著英國、法國等歐洲幾個國家,把目光盯向“印太地區”,特別是盯向亞洲地區的相關事務后,德國當然也要把它的觸角伸向這里。我個人認為,這是德國為了在“印太地區”刷存在感,希望在國際事務、地區事務中發揮作用的一種訴求。但是從目前來說,德國在“印太”“亞太”的作用并不是很大,特別是朝鮮半島核問題,實際上與它并沒有任何直接聯系,“2+2”會談時提一提這個問題,不過是為了迎合日本的關切而已。

  德國于去年9月制定了首個“印太戰略”,準備強化與日本、澳大利亞等區域伙伴的合作。同時,德國、法國、荷蘭正聯手推動歐盟的“印太戰略”,也有望于今年年底推出。軍事觀察員滕建群認為,德國版的“印太戰略”與美國存在較大區別,德國不會盲從美國的腳步。

  滕建群:對于德國來說,它要從自身的國家利益去考慮問題。比方說,它會強調發展同中國各領域的關系,但同樣它也強調加強與美國、歐洲其他國家的關系,強調在“印太地區”應對所謂共同的挑戰。我們應該看到,德國的“印太戰略”與法國、英國甚至美國的“印太戰略”相比,區別還是比較大的,從時間點上也不在一個起步線上。

  現在,德國在歐洲國家中是經濟實力最強的一個國家,不但在歐盟中扮演著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,而且在北約當中也是一個重要力量。所以,保持自身的相對獨立性,是德國對外政策的基本出發點。如今,許多西方國家都把觸角伸向“印太地區”,特別是伸到亞太地區的時候,德國肯定不甘落后。一方面它要表示對美國的“印太戰略”的支持,另一方面也是伺機在“印太地區”尋找市場和軍火出口對象國。所以,德國關注“印太地區”更多的是為它自身爭取更多的利益,而不是像日本、澳大利亞等國那樣,緊緊跟隨美國在這個地區進行國家之間的戰略競爭。